永远没学会 控制眼泪 和笑容。

热乎了一阵

好像又凉了

有时候很自信

有时候很自卑

有时候很纠结

有时候很干脆

真是 

矛盾结合体


发现大牙有个小洞,拖拖拉拉一个月,昨晚终于去补了。

比较了附近三家,好像说的价格都差不多,就近选择了一家。

和蔼的医生一检查,小洞变大洞,边上又发现了两个。

得了得了,一起补了。

期间老公一直问我,疼吗?疼不疼?...

吐掉一口血水,答道:不疼,就是感觉酸

其实用酸形容好像也不对,

就是有东西一直对着你牙齿震,跳过发麻,直接..发酸?

忽然想起电动牙刷的震动频率并不算什么了。

这是我从小到大头一次补牙,第二次洗牙。

啧,也是头一次在两三小时的时间里在一个口腔诊所里头,花了三位数。

忽然就觉得心疼,肉也疼了。


三月十三日
中午,趁着午休时间,出公司一趟门,阳光明媚。跟聪哥去办了点事,回来途径一个朋友的办公楼下,想起有个证书放在他那里好久,就一起拿了。
欲走,朋友说不去坐会吗。
我一边说着下午还得上班呢,一边暗自感叹“春光”美好。
然后还是欢喜地找了家LAVIE Cafe坐了下来,
起初想着坐一会的,
跟我主管发了条短信:有事晚点回。
天南海北的聊着天,
一杯茶,一个小蛋糕都吃完了,
一看时间居然已经两三小时过去了,
翘班的心情,很像上学时翘课。
忐忑不安
可是聊的很开心
而且周围安安静静的氛围
实在是很美好的时光。

2018-02-08

早上八九点,妈妈打电话,说外婆去藏猫猫了。

不知道是不是这两年,陆续有亲人离世的关系,

还是昨日表姐有事先给我打了预防针,说外婆生病,有点严重。

总之听到这个消息,我并没有像前几个月听到类似消息的时候那样震惊。

可是,那是从我有记忆就带我的外婆啊,

那种不同以往的难过,一点点地渗遍全身。

我打算后天就带着老公来看你,却变成只能参加你的葬礼。

我是愧疚的。

尽管我坐在这明亮亮的办公室里,

可是我仍觉得我身处一片黑暗,

就像小时候半夜醒来,也是一片黑暗,

刚出现的恐惧马上就被外婆有节奏的拍背及和蔼的声音打散。

并不敢多加回忆。

我怕人前落泪丢了外婆的脸。

眼眶热了一整天...

简单说件事,我养的一条鱼死了,有点失落。

这鱼,叫漫龙。
之前早上刷牙的时候,都会看看它。
大多数是静静的浮着,两条长长的须,偶尔摆动两下。
但今天,真是都没注意到,是晚上晾衣服的时候发现的。
一身白,横躺在角落。

想不起来养它多久了,翻了下相册,
是今年三月份买的。
要说养它也是有愧,
当初整缸七八条的鱼,在新来的一两个月里陆续翻白肚皮离去。
然后整个缸里就剩它一条遨游。
中间怕它寂寞,带回来过一条它同类。
隔天就被它咬碎了尾巴。
然后没撑过一周,就又剩它自己。

然后,接下来的五六个月里,只为它换过三次水。
每次水底满满的是它厚厚的排泄物,那些东西似乎自带养分,连成一片,长着小小的青苔。缸底青黑青黑的,里...

浪回来的时候,飞机上拍的夜景。
嗯…手机拍的,不知道会不会招人嫌。(ง ˙o˙)ว

一直以为它是模型。
直到
有人摸了摸它下巴,它转过头来看着我。

一直盯着我。
我看见你的大眼屎啦!

(可以从它眼里看见我
的手机)😃

宠物展里的猫咪,安安静静,带点高冷范。
把手机塞笼子拍,也不正眼瞧我一下。